2

中国上海,桃江路中山幼儿园,教育建筑,现代

筑龙网... 2019-1-24 10:04

20190124_100348_000.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1.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2.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3.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4.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5.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6.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7.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8.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09.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10.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11.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12.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13.jpg666666
20190124_100348_014.jpg666666
图片来源:元秀万

桃江路原名恩利和路,1913年诞生于上海前法租界。解放前这周边散落着许多巨商大贾、豪门政客的大宅。桃江路42号建于1800年底,曾是某个富有的家族私宅,解放后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女子学院捐赠给政府。在接下来的40年中,房子和花园被用作初级寄宿学校,90年代中期被放弃,直到2000年初以酒吧和餐厅的形式经营直到2014年从新推到扩建。桃江路42号毗邻45号是宋庆龄故居及美国和法国领事馆,萨伏耶别墅和范斯沃斯住宅恰好也建在这两个国家,现在想来这也并非偶然。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同事朋友的聚会里认识了一位台湾的朋友,后来这位叫朋友被聘为某教育集团担在策划中的幼儿园园长的职位。他们选择的正是这个桃江路的42号,之前跟几个朋友曾在对面的餐厅吃过饭,所以说到是这条路上的时候有些激动。

这条街很美只有短短的500米,42号在衡山路和乌鲁木齐中路中间位置整条街都是用剁斧石铺装。42号的院子里有棵80年的广玉兰在靠近马路围墙的内侧,院子里还有几棵树木,很安静。原有建筑整体已经很破败定性为危房都不为过,室内的残留摆设及装饰依稀能够感觉到这里曾经是个灯红酒绿的酒吧。我开始设计时没有太多去考虑这是个幼儿园更多是一个像家一样的场所,其实就是一个充满自然的住宅或别墅。因为不知何时开始幼儿园设计已经被五颜六色、卡通的符号所代替,忘却了自然这个古老而美丽的元素。我希望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通过设计也能找到散落在城市角落里的自然。这个4面围合的院落里,在基地的东西两侧的私人别墅和广告公司的院子里有一片树木和园林。从基地的条件来看范斯沃斯住宅和萨伏伊别墅处在郊外被丰富的绿化环境包围。不管是落地的玻璃窗还是条形带窗都能将景色引入室内。而桃江路幼儿园身处城市的中心地段树木及绿化散落异处,周边是高低错落的建筑群体。
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划分城市、将比较零散的城市建筑与自然划分开,利用墙带将他们组织区分。墙带既可以按照比较适合的尺度和比列划分想要看到的和需要遮挡的场景,也可以围合出框景捕捉蓝天白云。同样利用墙带将百年广玉兰在适当的范围围合起来营造一种精神的自然场所,这个与道路平行的墙带可与主体建筑的多个墙带形成差异与延伸。细腻的尺度与细节及横向简单的白色墙带将景象推向更加自然的质感。不仅飘逸错落的墙带模糊了楼层的界限,内部中心三段楼梯也淡化了层级的界限。在东西廊道上通过顶棚有色亚克力玻璃的颜色变化将景观拉近建筑内部更深处。虽然萨伏伊别墅为后来的现代建筑制订了五要素,其实建筑需要的更多是建筑外的要素。就像如此想要墙面消失的范斯沃斯住宅那样,桃江路42号的墙面上依旧开出了美丽的玉兰花。萨伏伊别墅与范斯沃斯住宅建造年代分别是1930和1950年,它们之间相差20年。桃江路42号与范斯沃斯住宅相差半个多世纪,而它们与自然对话的方式各有不同。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用户协议|深圳应辉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4045439号-1 在线咨询

© 2019 zhaojianzhu.com,All Rights Reserved.